图片新闻

2019/10/24 22:29:23 余盛 栏目:图片新闻


程正迪

世界高分子材料领军人物


1949年生于上海

1977年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数学系(学士)

1981和1985年先后获中国纺织大学(现东华大学)化学纤维系硕士和美国伦斯勒理工学院(RPI)化学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高分子物理学家Bernhard Wunderlich教授。

1987年入AKRON大学高分子科学系任助理教授、副教授,并于1995年晋升教授。

1996年被聘为北京大学客座教授,并自1994年起任国内多所大学或研究所客座和顾问教授。

2007-2014年期间任美国阿克隆大学高分子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

2016年在东华大学、华南理工大学设立高分子材料研究中心,目前已在国内外培养出84位博士。


2008年当选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曾获美国总统青年科学家奖(1991)

美国物理学会JOHN H. DILLON奖章(1995)

北美热分析学会METTLER-TOLEDO奖(1999)等多项奖励



2019年10月18日,世界顶尖科学家程正迪先生的到来,给安中带来一道耀眼的思想光芒。下午4时许,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程正迪教授来到安宁中学太平学校,为中学部师生开启一场别开生面的讲座《立天地之正气·做儒雅之学问》,分享自己的人生经历和科研感受。社会各界代表、安宁中学师生代表共700余人参加此次活动。

安宁中学太平学校执行校长李国军主持


从远古神话到现代科幻,从仰天追问到科技创新,人类从未停止过对神秘物质世界的探索,正是无数科学家淡泊名利、潜心研究、集智攻关的求真和奉献精神让神话变佳话,梦想变现实。

今天,世界高分子材料研究领域的世界领军人物、国际高分子学术界公认的学术权威、获得2014年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等诸多奖项的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程正迪先生走进安中,他将为我们带来一场人文与科学的教育盛宴。

李福明博士作开讲致辞  


心系桑梓·情怀故里。

安宁这片热土是李福明博士成长求学的故里,也是他多次回来的牵挂。“80年,我是首个安宁到上海的第一个硕士生,接着在上海读的博士,读完博士到复旦大学做了一年博士后,然后留校做了副教授“。“程教授是我在美国的博士导师,92年我从复旦大学到美国做博士后,参加了程教授的研究组,业余时间跟学程教授又拿了一个高分子领域的博士学位”。 师生山高水长,扬名四面八方。李博士在开讲中娓娓道出与程老的渊源以及各自取得的专业成就,数次抒发了感念师恩的情谊,也道出了他心系安宁的不改情怀。

程正迪院士开讲


只身闯美国·闪耀世界

“我是上海人,1981年我带着32美元离开中国去美国求学,我今年70岁,前三十年在中国,后四十年在美国,我第一次回国是1992年,飞机刚刚降落,我就哭了,机长说:我真正了解你的想法,你是一个中国人”。中国的年轮,铭刻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年轮,在不同空间,每个中国人都是奋斗,都在为梦想而奔跑。与共和国同龄的程老在中国奋斗,也在美国奔跑,跑在世界高分子材料科学的最前沿,并回国引领中国高分子材料科学。“我一生都在从事教育和科研,吃过常人没有吃过的苦,也取得些成就,总的说来,我的人生还是很精彩的,所以今天我给大家谈的,无非是谈谈人生、谈谈教育、谈谈科学、谈谈怎么做人。


恩师待己之道,他日再待弟子

“我今年70岁,回首过往,那些岁月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记忆”。回忆起在上海的学生时光,程教授声音几度哽咽。家庭的影响、个人的梦想让程老从数学研究转到高分子材料研究,他多次提及恩师钱宝钧教授当年给予他的帮助和鼓励,感怀之情溢于言表。在钱老的引领下,一个年轻人带着数学的优秀逻辑拥抱高分子材料科学,不仅是兴趣与热情,更是学以致用的人生理想。“最近我的一个本科生问我:程先生,你在美国有钱、有学生,家里又这么舒服,为啥你要回中国?很多人说我功成名就,还有啥好求的,怎么天天还在做科研,天天做书虫”?

“我出国是我对科学世界的好奇和敬畏,我回来想做一件事,一定要为中国做点事情,这就是我的本意,所以回来培养研究生,把我的本事传承给下一代,我就不相信中国培养不出比美国更好的研究生来,我就要为这个事情奋斗,但是有一点,我绝对不拿一分钱的工资”。


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奇迹

“中国过去的四十年是人类历史上的奇迹,安宁就是一个例子。当我刚看见你们安宁中学太平学校的时候,我是大吃一惊,因为这样的学校在中国找不出几所来,在世界上也找不出几所来,所以,你们是很幸运的,能够有机会在这里学习,我也很高兴,看到安宁中学能够培养这么多优秀的学生,因为没有好的中学就没有好的大学”。


教育对整个民族是生存大计

“我对玛雅文化非常感兴趣,5000年前玛雅人的科学、文化是高度发展的,他们有很多非常精确的天文学、地理学、建筑学,可是这个民族消亡了,因为整个玛雅文化没有教育传承,埃及的古文化情况也是一样的”。“公元前500年,中国的那段历史真正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出了一个对中国教育贡献最大的人——孔子,如果没有孔子的教育思想,中华民族是不能传承下去”。


程老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情有独钟,“因材施教”、“有教无类”的儒家思想对他的教育和研究影响至深。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根本没有资格当老师。“学生把他们最美好的青春和年华交给了我们,我们怎么对待他们?教师工作是本良心账,你去上课,完全凭你良心,你不准备也可以上,准备两分钟也可以上,准备两小时也可以上,准备20小时也可以上,但是,你要对得起学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这是最最重要的事,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根本没有资格当老师”。


教育的根本是教师要热爱学生

“好的大学教育取决于好的中学教育,而一所好学校最关键是有一支志有风骨和崇尚学术的教师队伍,教师要真心关爱每一位学生,教育的根本是教师要热爱学生,对学生要多一点真诚,《论语》有句话,‘欲求其上,则在其中;欲求其中,则在其下’,我们做教育当老师的,既要严格要求,又要真心热爱学生”。

“很多朋友对我的评价是:你把美国教育和中国教育两方好的地方放在一起,所以才会有今天”。

为师之道,常学常新。我现已带出84位博士,他们研究我熟悉的领域,我就必须探索新的领域,一个好老师,必须是一个好学生,为师之道,常学常新”。程老比较了国内外教育的优势与不足,指出人才培养的关键所在,呼唤为师者要立天地之正气,做儒雅之学问。


所有天才都是努力的结果

“行行出状元,无论做什么,都要努力做最好的”。“在美国我重修了54门课程,平均GPA是4.0,换句话说没有一门课的成绩不是A,我是花了大量的精力去做这个事情。三年半,我拿到了PH.D,但是PH.D里最后数据的那个点我花了两个月睡在办公室才拿到,确确实实是经过很困难的努力才做到”。

 “知识改变命运,其实真的要转行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我到美国后,为了考过资格考,我曾在图书馆睡过两个礼拜,最后,我考了6次资格考,过了6次,所以拿到博士学位”。


我要时间,就必须舍得割掉

“我不仅学习好,我还酷爱和擅长音乐、体育、艺术、文学,你们会想,你用所有的时间来做科研,还有时间满足这些兴趣爱好吗?答案是:没有时间。我已经有22年没看过电视,没进过电影院了,我必须把舍得割掉的东西扔掉,因为我要时间”。讲起自己学习和科研的付出与收获,程老有的是欣慰和对科学研究的执着。


天才不是可以选择的,但你可以选择勤奋

“人家说我是天才,其实不是。我在大学做助理教授时我的作息时间表是:每天早晨5点钟回家,睡到10点钟到学校干到第二天早晨5点钟回家,整整三年,这个时间表让我用三年时间完成了别人六年才能从助理教授晋升成了终生副教授的学习,不是我太优秀,而是勤奋”。


生命是有终点的,但学习是没有尽头的。“中学在你们这一辈子里给你们画下的印记是最重的,你的为人、你的世界观、你的人生观、你对科学的热爱、你对任何事情的看法,大部分都在这段时间里决定”。“你们是生在好时候,不用经历我们这一代经历的日子,我希望你们珍惜今天的生活,要好好立天地之正气,做儒雅之学问。读书人是要有风度、有风骨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是读书人的使命和信念,做学问是要有做学问的样子,所以我希望每一个同学都要修炼自己的本性,要好好的对待自己,好好的过好自己的一生”。


聪明是你们的天赋,善良是你们的选择

“做学问,先要学做人,做不好人,是不能做学问的,你学问做得再好,人做不好,你永远不会成功”。“聪明是你们的天赋,善良是你们的选择。如果你没有一个宽广的胸怀,没有能够能够想到别人先于想到自己,没有能够为大家服务先于想到为自己服务,你是永远不能成功的”。

 “你居然看过我的论文”!“你居然了解我的三个研究方向”!

安宁中学太平学校的学生从知晓程正迪院士将走进校园,很多同学饶有兴趣的从各种途径了解他所研究的高分子材料科学和取得的成就,在程老与学生互动环节,学生提出的问题让程老分外惊喜,现场对话即刻转入专业的高分子物理研究的解答现场。


高中生的求知   顶尖科学家的解惑  

学生:程教授您好,我看到过您的研究划了三个方向,您是怎么把这三个方向和您的高分子材料研究联系到一起?

程教授:数学是无冕之王。你不学好数学,你没有逻辑思维和判断的能力,你怎么学得好其他学科。所以我劝大家,数学是一定要学好的;化学与高分子是有密切联系的,因为任何新材料都要通过合成来解决;物理是很重要的,因为高分子如果你要表征它的有用程度和它的性质,那完全都要靠物理方法来解决。你要建立化学和物理之间的关系,所以我建议大家在考大学的时候,选比较宽的知识面,不要选太窄的面,太窄的面对你们没好处。


学生:程老您好,从您刚才的讲话中,您认为教育对世界而言都是很重要的,那么在您这一生中,对教育而言,您做过最关键,或者说最成功的事情是什么?

程教授:教育最关键和最成功的是培养出好的学生来,好的学生才是传承民族灵魂的下一代,而不是你做几篇文章。所以,做个好老师,最能向人民、向国家交代的是培养了多少个好的你们。


学生:程教授您好,对未来的教育发展,您是否有什么指导性的意见?

程教授:我不是教育部长,我并不能主导中国政策,但是我坚信一点,最根本的开始是要改变我们教师队伍对学生的看法,对学生要爱护,对学生要培养,你这个出发点对,什么事都做得对,你的出发点做错了,那什么都错。所以,老师要爱护学生,要全心全意的培养学生,这才是教育改革最根本的关键。


学生:“程院士,您觉得现在的高考压力大吗?”

程教授:“大,但是要想走出自己的路,就需要执着和坚持,能否克服压力走出困惑,需要你脚踏实地的努力和积累,我当年怀揣32美元闯美国,面临许多困难,但凭着对科研的执着和坚持,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学生:程教授您好,您对教育很有独特的见解,针对现在许多学生都觉得学业压力特别大,我想请问,您觉得“学生减轻学业压力”这件事情应不应该?

程教授:应该。我可以告诉你们,我这辈子从来就没有参加过任何一个补习班。我在上海中学的时候,是排球队的、是管弦乐队的,我们在乐队里面和在田径队里面、排球队里面的这些都是工科最好的学生。但面对挑战时关键问题是“你自己要”。记住,做坏事是不需要自己去努力的,做好事是你每一次都得自己努力要做,要迫使自己做,才能做好事的。


学生:程教授,请问一下,您在东华大学跟钱教授学习,学习到最宝贵的一点是什么?

程教授:东华大学对我是恩重如山,因为东华使我完成了从数学到高分子的转折,更重要的是钱先生亲手把着我的手教我“做学问先要学做人”,学到了老先生对学术的执着,对学术道德的崇拜,对科学的敬畏,所以我要尽我的力量去帮助东华大学,目前我在东华大学成立了一个先进低维材料中心。


科技与未来就在于知识的延续和精神的传承。一次与世界顶尖科学家的对话,一次与前沿科技的接触,安中学子不仅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程正迪院士的到来,无疑会给安中的学生埋下热爱科学、刻苦钻研的种子。先立天地之正气,再做儒雅之学问,做学问先学做人,程老给在场师生上了一堂富有科学色彩的哲学大课。

安宁中学何明校长向程正迪院士赠送了“启智化愚”扇面书画以作留念

何明校长向李福明博士赠送“心系桑梓”书法作品,感谢李博士情怀故里,心系安宁。




安宁中学新闻中心      


返回顶部